12月刊:加拿大皇家马展
              天边的草原天边的兴安
10月刊:2011西乌旗草原耐力赛
  8月刊:荒野生存
            五天马背行
            马术荷兰行
  6月刊:春天里的马秀
            天马缘
            婺源骑缘
  4月刊:泰国艳阳天
            欧洲买马第八年
2月刊:冰雪世界的马背情怀
加拿大皇家马展:展示多元马文化
2011年11月初,应加拿大马协的邀请,《马术》杂志有幸到访多伦多,参加了已有89年历史的加拿大皇家农业展(The Royal Agricultural Winter Fair)。在这个涵盖了全世界农畜业产品的农展上,我们不仅观赏到了世界各地优质的农牧牲畜,还欣赏了精妙绝伦的加拿大一年一度的皇家马展(The Royal Horse Show)。我们到达多伦多的时间刚刚进入初冬,大雪还远未至,但整个城市仍然生气勃勃,而且随着许多节庆活动的即将到来,也让这座城市越发的多姿多彩。

作为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多伦多是一个十分宜居的地方。这里拥有独具魅力的城市风景线,世界第二大建筑加拿大国家电视塔(CN Tower),美丽迷人的安大略湖,以及延绵数里的湖滨走廊和众多世界著名的建筑设计师在多伦多留下的灵秀之作。多伦多拥有来自全世界100多个民族的移民,140多种语言汇集在这里,令这座北美大都市充满了丰富多彩的族裔特色。正如其城市格言“Diversity Our Strength”(多元性就是我们的力量)说的那样,这座全球最多元化的都市,带着缤纷绚丽,绽放着无穷魅力。

加拿大皇家农业展(The Royal Agricultural Winter Fair )每年11月都会在多伦多举行,从1922年11月22日开始,已经有超过1700种农业项目在此展览,超过15万人到这里参观、学习和采购。1922年,当时的农展还是只有加拿大的几个省份以及来自美国的家畜前来参加。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全世界的农畜业都来到这里举办论坛,甚至连皇室成员也应邀出席。1965年,随着加拿大联邦农业部的变革,农业产品和牲畜出口标准的建立,让这个农展更加受人关注,尤其是新增的皇家马展(The Royal Horse Show),更是将到场观众的人数增加到七万多人。加拿大皇家农业展是一个注册的非营利性慈善机构,旨在希望让全世界对农业感兴趣的人能够来到这里成为整个皇家农业展的一员,享受这两个星期的美好时光......
《马术》杂志2011年12月刊    [详情查看]
西部盛典中的马上表演
天边的草原天边的兴安
第一次完整地听到真人现场版的《天边》这首歌,就是这次的牙克石之行。9月30日晚上,所有参加“牙克石骑马日”活动的人员齐聚在大大的蒙古包里,热腾腾的奶茶,香甜的葡萄酒,加上灯火通明、笑语欢歌,给远处黑黑莽莽的寂静山林增添了无限生机。比起不断被污染的城市,夜空中繁星济济。就在我正享受这种城市里无法体会的景色时,一位女士说,“我为大家唱一首<天边>,希望你们能喜欢这里,这里是天边的草原,天边的兴安……”

接下来的3天里,我们一直在山上、林中和草原骑行,无论走到哪里,脑子里总是会浮出这一句话,我一直向往的大兴安岭就在我的眼前,我的身边,梦从此圆。

牙克石是个美丽的地方,从机场前往牙克石市的路上,随处可见黄绿相间的草场,还有成排的防风林。它地处大兴安岭西麓;距离海拉尔市大约70公里,属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下面的地级城市,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进行林业开发,成立了林管局。当时有大量从吉林、辽宁和一部分黑龙江人移民至此,逐渐发展壮大,形成一个小型城市,现今已有40万人口。

牙克石属于亚寒带气候,这里群山巍巍,植被丰富,草场丰美,野生动物资源繁多,更因为丰富的林区净化了空气,这里就像大自然的肺一样,空气清新,水流清澈,尤其以落叶松最为闻名。落叶松,顾名思义一到秋冬,叶子就会变黄,凋落,待到来年春天才生新叶。不要小看了落叶松,它们的树皮可以经过提炼,制成“丹宁胶”。丹宁胶是手工制作高档皮革的必备用品,曾经大量出口到欧洲,为高档皮具厂商所用......
《马术》杂志2011年12月刊    [详情查看]
大兴安岭的白桦林
2011西乌旗草原耐力赛
2011年7月17日,一年一度的内蒙古西乌旗30.5公里草原耐力赛再次上演。今年,乌珠穆沁草原上迎来了两匹名贵的汗血马和蒙古马一决高下,同样是世界最古老的马种,同样以耐力见长,最名贵的汗血和最平凡的蒙古马在雨后的草原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角逐。

赛马,是世界性的传统体育娱乐活动。历史上凡是有文明古国存在的地方,都有过显赫一时的赛马。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民族和国度,赛马都有着特定的意义和内涵。

蒙古族赛马有着近2000年的历史。古时候在草原上,气候恶劣、生活单调,骑马给草原人民带来了很多方便,人们都希望自己拥有最快的马,因此常常聚在一起比谁的马跑得快。这种选拔快马的自然活动,随着历史和人们的生活意识的改变,逐渐变成了北方游牧民族特有的传统娱乐活动—赛马。在元代时期,成吉思汗就已将赛马用于军事训练,把马上运动和兵役结合起来,并成为了当时的一种制度,大型集会都将赛马作为活动内容。到了清代赛马更为盛行,世代流传至今不衰。在丰美的草原上,每逢喜庆节日,都要举行赛马比赛。2005年7月24日,西乌珠穆沁旗举办挑战吉尼斯记录800蒙古马“阿吉乃”大赛迄今,7年的时间,30.5公里耐力赛已经成为内蒙古草原耐力赛活动中的一项品牌赛事。每年的7月,美丽的乌珠穆沁草原群马奔腾,热闹非凡,牧民们纷纷骑着爱马来到这里一决高下。随着比赛的逐年进行,民俗、民风和神秘的蒙古马早已声名在外,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爱马人士......
《马术》杂志2011年10月刊    [详情查看]
比赛中的汗血宝马“黑风”
五天马背行
好天气,蓝色的天和蓝色的蒙古高原。中国马,西部鞍。一声令下,马队出发。心中默念:长生天保佑。跃上山坡,看得到不远处的锡林河水库。锡林河是草原上一条著名的内陆河,属乌拉盖水系,发源于克什克腾旗海尔其克山之俄伦宝力格,流经锡林浩特市区120公里。我们的穿越从锡林河水库开始,逆流向东南。锡林河水蓝澈淡定,水边偶有钓鱼休闲之人。这一片广大的地面上,很多的火山遗物——凝灰岩块,所以有个对应的名称,叫做灰腾草原。灰腾草原是草甸草原和典型草原的交错之地。位于灰腾玄武岩台地之上,突出的特点就是很容易看到地表有玄武岩体裸露,更可以看到火山喷发形成的凝灰岩岩块。

草原路尽头,河滩再现。屈曲锡林河,油油绿草滩。在这里统一饮马,于是鱼哥有言——饮马锡林河。春哥先锋,穿河过滩。好时节,好水流,好青草;有禽鸟,有牛羊,更有我们各色的鲜衣怒马。

锡林河在此处呈现峡谷状态,峡谷中绿树参差,青草依依,流水潺潺,鸟鸣啾啾。溯流而上不远就可以走出这段“峡谷”;为了拍摄,更为了过瘾,我们要在河谷中踏浪,这可算是经典的保留项目了。有好马的,善驰御的,就是让人羡慕,马飞浪溅中,引得喝彩无数。我今天换了匹矮小粗短的马,昨天的马据说只有两三岁,是应该歇一歇了。今天这马有些性格,上下马尤其费力,总是激动,总是转磨。所以就老老实实的做踏浪的观众了......
《马术》杂志2011年8月刊    [详情查看]
荒野生存
一位二级马球手在攻读学位的闲暇时间会做些什么来让自己放松呢?Parker Flannery以前是德克萨斯州农工大学的学生,暂放下学业的他环绕落基山脉骑行了3200多公里,在深山雪林中勇敢地与愤怒的北美野牛、灰熊和野狼展开了智慧的交锋。

2008年9月的一天,我正和我的朋友Ben Masters一块儿吃晚饭。那个时候,我们还都是德克萨斯州农工大学的学生,在一个马球俱乐部彼此相识,其实那会儿,我们根本还不认识对方,但我们对马和户外运动都情有独钟,而且都想把学业搁置一段时间。正在等着服务生送来fajita(一种墨西哥食物)的空当,Ben调侃地说,为什么我们不试试骑马穿越美国呢?我当即就同意了他这个好主意,而我们人生中的第一次探险旅程就这样诞生了。

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Ben经常埋头研究地图,最后终于围绕凶险的落基山脉找到了一条可行的路。3200多公里不间断的跋涉,全无庇护所、休息处和兽医治疗的保障,让我们此行成为近年来颇具挑战和难度的征程,所以我得找到完全可以胜任这项任务的马。我最终寻觅到了两匹野马、一匹阿帕奇矮马和三匹夸特马,这六匹马从未生过什么病,没有在马厩生活过,在冬天都是靠自己觅食,甚至脚上的蹄铁都不完整。

2010年5月,由一句调侃决定的一次从美国新墨西哥州前往加拿大边境的远征正式启程了,此行共三个人、六匹马。第三位加入我们的是Mike Pinckney,他刚刚从科罗拉多大学毕业,是Ben一直以来打猎的玩伴。5月16日,Ben和Mike抵达了美国新墨西哥州的Watrous牧场,我们仨在这儿花了几天的时间调教了一下选择的马匹,当我们认为人和马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就在同月22日从新墨西哥州北部的Canjilon出发了......
《马术》杂志2011年8月刊    [详情查看]
Parker携马匹走在海拔4000米的Mesa山峰上
马术荷兰行
在VDL马秀的间歇,为了了解一下荷兰的马术基础教育,我们参观了一所和马术相关的EERDE国际学校,这是一所相当于我们的中小学混合校。学生一股为14 -18岁,都为住校生,来自于荷兰的不同地方。学校存选修课程设置上可谓丰富多彩:艺术、西餐礼仪、社交等,马术是其中重要一项。学校马术课的开设就是依托于这位女士,她拥有荷兰政府颁发的马术教学资质,有资格从事青少年马术教学工作。她以自己家的私人马场和马匹为基础,和EERDE国际学校合作,为学校学生提供固定的马术课程。学生在EERDE学校里学习文化课,同时也可以带自己的马寄养到对面骑术学校的马厩(没有马可以租赁),文化课学习和马术训练同时进步,假期还有比赛和马术夏令营。这样的联合使得马场和学校都是受益方,我觉得这种模式也值得国内学校借鉴。在这里,我们也遇到一名来自昆明的中国女学生,提到这里的教育,她说: “存中国上学压力太大了,而存这里每个学生可以走自己的路线,根据爱好发展,学校学习非常强调判断对象能力和创造力。”这里的校董还告诉我们,未来学校计划把中国学生作为留学和夏令营项目的主要市场,他们认为,学英语兼顾学马术一定会吸引很多中国的小留学生......《马术》杂志2011年8月刊    [详情查看]
春天里的马秀
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下飞机,向北驱车一个半小时,在弗里斯兰省所辖的一个叫Bears的的村落,虽然仅有一百四十户人家,但却养着四百多匹马。这里也是全世界著名的VDL运动种马公司的所在地。2011年4月,在荷兰难得的风和日丽中,我们应邀来到这个马场参观,并亲历了年度马秀的精彩。

仅仅出于个人爱好,原本养牛的公司创始人Wiepke van de lageweg 在1972年买下了第一匹繁殖用马。四十年间,VDL已经发展成为今天全球性的家族企业,用公司总经理老杰克的话说:“老板Wiepke van de lageweg对育马有独到的天分,他的传奇能力就是挑选优秀马驹的敏锐眼力。一匹刚刚几个月乃至才出生的马驹Wipke 就知道它未来能否成为一匹好马。”在我后来和Wiepke数次交流中,他一直在重复优选马驹对于育种产业的重要性。

老板的敏锐眼力我无从见证,但一家人的勤劳远见我的确有所感受。在VDL马场一进大门的马厩门板上刻着这样的一行字,“双手扶着犁,看着远方,不要想过去的事”。这对于致力于育马的人的确是耐人寻味的一句话......
《马术》杂志2011年6月刊    [详情查看]
婺源骑缘—走马拍花看婺源
婺源,位于赣东北,东邻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衢州,西毗瓷都景德镇,北枕国家级旅游胜地黄山,南接江南第一仙山三清山,是一颗镶嵌在皖、浙、赣三省交界处的绿色明珠。婺源自古文风鼎盛,人杰地灵,是鸿儒朱熹的故里,素有“书乡”、“茶乡”之称,是全国著名的文化与生态旅游县,被外界誉为“中国最美的乡村”。

婺源是个集聚文化灵气,满含古韵风华的地方,2011年3月22—25日,这里举行了“走马拍花看婺源”的活动。本次活动室是婺源“驭风马场”的几位铁杆马迷成立的驭风户外俱乐部承办的。临近活动日,我们驱车去探访了一下“驭风马场”。马场位于婺源县郊的太子桥,离县城不远,也就十分钟的车程,一个远离尘嚣的地方。马场的李飞很喜欢马,这个马场他已经默默地投资建设几年了。马场的马以改良马为主,试骑了下,调教的都不错。

按照活动行程,3月21日下午,江西、河南、山东、浙江等地的马友陆续抵达婺源。迎宾酒宴会场布置的典雅细腻而又主题鲜明。婺源旅游局长和多家媒体都应邀参加,旅游局长俞志兴在讲话中对本次活动的主题和驭风户外俱乐部的前景十分看好。《马术》等多家媒体朋友朋友的捧场,也给活动平添了很多活力。这次骑行的距离是往返100公里,途经婺源东线的“月亮湾”、“汪口”、“晓起”、“上坦”、“龙尾”最后到达被誉为“天上人间”的江岭景区......
《马术》杂志2011年6月刊    [详情查看]
天马缘
天马,在东西方神话中都曾出现过。在西方,天马的形象是背生双翼的奔马形象,希腊神话中著名的飞马叫做佩加速斯(Pegasus),在伊索比亚神话中,当英仙座帕修斯(Perseus)斩杀蛇发女妖梅杜莎(Medusa)的首级时,血从梅杜莎颈部流出到海中和海马混合,于是一只长有翅膀的白色飞马佩加速斯便一跃而出,载着帕修斯离开了险境。在回来的路上,帕修斯(Perseus)救下了公主安德洛墨达,并与公主结了婚。最后她将美杜莎的头献给了智慧女神。

天马拥有不畏强敌、不怕牺牲、拼搏进取的无量勇气,是军人崇拜的偶像。不仅在西方,也是我们汉民族最重要的图腾之一。汉武帝时。当时西域有个乌孙国,乌孙国的大宛马非常出名,远近各国没有不知道的。大宛马跑起来比风神还快,所以都叫牡马超龙雀。这种马也叫天马,“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就从这儿来的。自此,千百年来,汗血马成为封建君主,王公贵胄炫耀权势和地位的象征。中国历代君主、帝王将相乃至欧洲、中亚的帝王将军常常为了夺得一匹汗血马,不惜发动一次又一次残酷的战争和血腥的杀戮。

跟随传说的踪迹,也是与马的这份结缘,我有幸参加了土库曼斯坦国举行的一年一度的世界阿哈马(汗血马)大会,来到这两千年前张骞经过丝绸之路出使曾经的大宛国首府贰师城:今土库曼斯坦阿什哈巴德城。

因为来的时候是深夜,所以对这座城市的灯光照明很欣赏。灯很华丽而且非常亮,据说这里居民的照明灯泡没有小于100w的灯泡,看来这是个能源充足的国度。的确,土库曼斯坦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天然气储备列世界第五。在这个国家,全体居民都能享用免费的电、水、盐、天然气、象征性的付费公交,以及价格低到不可思议的汽油。有理由认为,这些正是黄金时代来临前的明显表征......
《马术》杂志2011年6月刊    [详情查看]
泰国艳阳天——北京的冬日住进了Thai Polo 的阳光
提笔写下“阳光”二字时,脸上的晒斑仿佛佐证似的,热辣辣地一疼。在北京看过几场马球赛,心和眼总被纠结缠绕在一起,半天碾不开,等碾开了,没几分钟又缠在一起,于是,有点“心不在焉”了。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不能要求过高,经过这些年,我们毕竟已经扛起球杆,开始打马球了。可是,作为看客的我,眼睛真的“吃不饱”,无法停留在那“毕竟”里,尤其在看过了四十级阿根廷大师赛的VCD 后,脑海里停留的就只有马奔跑时轰隆隆砸地的声响了。这声响如古战场上的轰鸣,有时杂沓婉转得像交响乐。其阵势如奔流的波涛,场面恢宏如史诗的篇章,冠之以“伟大”二字,一点儿也不为过。

遥远的阿根廷还停留在想象的一头,2011 年1 月22 日在Thai Polo 马场举行的11 级马球赛却可以真的看一看。虽然11 级与40 级相差遥遥,然而这种不断前行在路上的感觉真的很好。住在Thai Polo Club 客户接待项目经理Om 安排的Horse Shoe Point 酒店,房间在室内马场的二层,客房环绕着马场,廊壁上全是有关马的图画和照片,每每经过总要看一看。渐渐地,Om 安排的参加22 日比赛的来宾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人租了小车携全家人度假,其中大多为阿根廷人,又以球手和媒体人居多,时不时就能听到孩子们的笑闹声......
《马术》杂志2011年4月刊    [详情查看]
欧洲买马第八年
2011年的1月18日,我们一行7人再一次踏上了赴欧洲买马的征程。屈指一算,自2004年首次以买马为目的在欧洲大陆考察取经以来,今年已是第八个年头了,这八年的辛苦、收获与感悟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马术运动在民间的发展,在不断向马术发达国家学习的过程中努力发展自身的痛苦与渴望。

单说这一次买马之旅,累计行程1万多英里(租车里程表),所试马匹超过150匹,所到马场不下40家,大小比赛及种马秀6场,马具店2家,光顾赛场摊位近百个,每天吃饭不超过2顿,累积大量的录像资料。典型的一天就是早饭把自己塞饱,因不知下顿几时有;然后即开车、试马、录像,再开车、再试马、再录像。

选中马匹前焦虑、探讨、踌躇、有时抓耳挠腮;选中马匹后兴奋、紧张、遐想、有时得意忘形;验血出问题时失望、沮丧、暴躁、气急败坏,等到再挑再选再定再验全部过关之后,已如看破红尘一样没了应有的兴奋和解脱。

在我们这些年选中的温血马当中,以BWP(比利时温血马协会), KWPN(荷兰皇家温血马协会)品种为主,有少数SF(法国温血马协会)及HOL(霍士丹)品种。现就搜集的一些资料与现场采访的几位相关人士提供的信息做分析。荷兰人一向都是生意人,总能迅速定位新市场,及时发现社会需求,更快的是在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当他们将目光聚集在运动马育种上时,延续了以往的干劲和对市场的适应性......
《马术》杂志2011年4月刊    [详情查看]
鄂温克:冰雪世界的马背情怀
十三世纪的欧亚大陆,一股来自蒙古高原奔腾不息的铁骑一直向西,所踏过的土地远远超出亚历山大大帝的长鞭,胜过了罗马军团的铁枪和拿破仑的大炮。这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率领的勇猛强悍的蒙古大军。在那个“战马决定一切”的年代,800年前蒙古人和蒙古马让世界铭记了永不磨灭的一刻。同时,也创造了独特的马背文化。2010年12月16日,怀着激动的心情,我们来到了成吉思汗率领蒙古大军出征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参加“第十一届呼伦贝尔鄂温克冬季冰雪那达慕”,作为蒙古人的后裔,我是流着激动的眼泪走下飞机的。

“那达慕”是蒙古语,“慕”是蒙语的译音,意为“娱乐、游戏”,以表示丰收的喜悦之情。2010年的那达慕是第十一届,12月17日的开幕式是在巴彦呼硕草原举行,开幕式前一天举行了那达慕的越野赛马项目。

我们一下飞机就赶到了比赛地,选手们早已出发,所以我们只能在终点处等待他们的归来。那达慕的赛马,比赛场地就设在牧民的草场里,零下三十几度的低温让雪花在空中摇曳,绿草被皑皑白雪覆盖着,一望无际,整个大地被白色笼罩着。通常在天然草原上进行的比赛,由于复杂的地势和恶劣的天气条件,除非拥有专业的交通工具,否则你也只能是在终点等待骑手们“撞线”的那一刻。在终点处,不同地方的牧民穿着自己民族特有的装束,或三五成群,或独自一人,慢慢集聚到这里。他们用蒙语有说有笑着,口中的哈气似乎代表着他们对严寒的无惧。和骑手一样,观众们也是骑着蒙古马来到赛场的,只是骑得悠闲自在,一路小跑,闲庭信步。放眼望去那些在严寒中“岿然不动”的蒙古马,鼻子上挂着冰碴,被毛上都是汗渍结冰之后的白霜,但它们就这么稳稳地待着,时而会低下头刨开厚厚的积雪,吃点下面的野草。黑色的、黄色的、红色的马儿格外显眼,再加上人们五颜六色的装扮,目光所至,寒冷的草原也感觉沸腾起来了......
《马术》杂志2011年2月刊    [详情查看]
E-mail:horsingcn@163.com
马术在线  版权所有  ©2011-2022    

 

分享按钮